联系我们:bohaiw@foxmail.com

侮辱慰安妇,调侃遇难者,粉丝醒醒吧!

原标题:侮辱慰安妇,调侃遇难者,粉丝醒醒吧!

昨天是5月12日,距汶川大地震已经过去11年了。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在这样一个充满缅怀的日子里,有一个人却不合时宜的上了热搜:

相声演员张云雷。

NO.1

张云雷,德云社演员,也是目前除了郭德纲、于谦、岳云鹏以外,德云社最火的演员。

他的粉丝称他是“相声界顶流”,当红明星享受的接机,送花,打榜等,张云雷统统都有。

但就这么一位“顶流”,在昨天却被扒出,他的作品,曾口无遮拦到令人发指。

一是在18年的一场跨年演出中,张云雷毫不避讳的拿地震当起了笑料——

他和他的搭档杨九郎一唱一和道:

“大姐远嫁唐山,二姐远嫁汶川,三姐远嫁玉树。”

“三个姐姐多有造化,都是幸存者。”

反正听到这个段子,我是一点都笑不出来,只有深深的生理不适。

然而低俗的“地震梗”还不是全部,之后,有网友扒出,张云雷之前的相声,还曾多次用“慰安妇”作梗:

“杨九郎呢?”

“我妈怎么说的呢?”

“去部队慰安了。”

开头有提,张云雷是相声界的顶流,所以,当事件发酵后,他的很多粉丝,自发聚集站出来“保护”他。

有些人辩解,说“骂他的人都是断章取义。”

还有一部分粉丝,把责任推到德云社上。

更有粉丝怪罪媒体,“为什么要翻小账?”意思是,去年的事为什么今年还要说?

可如果不是因为国难日的特殊性,才让他的“失言”引起足够高的关注,这事又能引起多少人的警醒?

甚至,还有偏激的粉丝嘲讽地震死难者家属。

说“后悔当初捐的爱心款”,认为灾区人民“矫情、金贵、道德绑架”,还把地震亲历者批评张云雷的言论,曲解为“蹬鼻子上脸、咄咄逼人、我穷我有理。”

一个公众人物,不仅没引导正能量,反而激发了脑残粉丝的极端思想。

NO.2

拿别人的痛苦当梗,拿自己的无知当搞笑。

你说得出来,我们却笑不出来。

十一年前的汶川,大地震撼只需一瞬,但山河破碎后,却是满目的残垣断壁,生离死别。

8.0级地震,7万人遇难。

7万人中,有在最后一刻还拼命护住学生,但她们都去了。

7万人中,也有痛失妻子的丈夫用绳子将妻子的尸体绑在背部,只为送她最后一程。

7万人中,有留下“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还活着,一定记住我爱你!”的妈妈。

还有“我撑不住了,要是还能活着回来,你娶我好不好”的遗留告白,但等男孩回复时,他的女孩已不在了。

还有···

还有···

7万人因一场天灾去了,而大多数幸存者,至今尚没有摆脱那场灾难带来的阴影。

无论汶川地震、唐山地震还是玉树地震,都是全人类的痛苦记忆,别说作为相声段子在公开场合调侃,就连私下里中伤遇难者,都是缺德。

所以别拿什么“舞台效果”当借口,也别拿“去年的事”转移话题,因为但凡有良知的人,听到这种段子都笑不出来。

NO.3

前几日,《三十二》主人公韦少兰老人去世了。

慰安妇事件的亲历者,我们又少了一人。

她们还未等来那句道歉,可张云雷却已经把她们当成梗来玩了。

81年前,只要日军驻扎过的村子,就会有受害的女性,当年也是少女的她们被关押在恶劣的窑洞中,不敢跑,不敢哭,随时要面对鬼子的杀害与强奸。

“没人能分担这种痛苦。”

直到现在。

影片中,骈焕英老人一辈子也没说过自己的遭遇,直到节目找到了她,儿女是她最大的顾虑,世人看法那么复杂,何必给自己再添麻烦。

刘凤孩老人也是因为小孩,直到去世也不愿面对镜头。

如今,幸存者的数字终将归零,她们的一生,受了太多伤,被亏欠了太多。

可至今,不仅日本的道歉依旧缺席,连同在国内,她们背负一辈子耻辱的名字,还被当成了“笑话”。

“慰安妇”绝不是什么好词,这个词不仅象征着受害者们一生的屈辱和伤痛。

更是侵略者制定的一种性奴隶制度。

幸存者们之所以依旧这么称呼自己,根本原因是为了向日本抗议声讨得到道歉。

但直到今天,她们也没能等来。

更讽刺的是,她们今天被提到,不是因为日本道歉,而是因为下流无耻的相声段子。

既没文化,又很无耻。

昨天有一篇报道:村上春树公开父亲曾是侵华日军。这段往事“沉重印刻在了自己幼小的心上”,并再次公开呼吁“继承历史”“不能忘掉过去”。

在文章结尾处,村上春树写道:“我们只是落向广袤大地的众多雨滴中那无名的一滴。即使是一滴雨水也有历史,也有继承那段历史的责任。我们不能忘记这一点。”

张云雷们,看到了吗?

这是全人类的痛苦记忆,不求你正视,但至少不要再撒盐于此。

虽说在相声界,拿自己的亲人、搭档、搭档的亲人来作梗调侃都是十分常见,可是地震、慰安妇这两个事件,是全体华人最痛苦的记忆点,你拿来作梗逗乐,你说得出来,我们笑不出来。

尽管现世安稳,但民族历史和国难,始终是每一个国人心中的痛。

对历史有敬畏,才能更好前行。

责任编辑: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