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bohaiw@foxmail.com

开车把行人撞成植物人后玩失踪 两年后他主动拨通法官电话……

原标题:开车把行人撞成植物人后玩失踪 两年后他主动拨通法官电话……

  金羊网 记者董柳 通讯员江丽仪 谢淑芬“法官,我不跑了,愿意与申请执行方协商和解。”躲了两年后,被执行人安某近日主动向执行法官打来电话“求放过”。广州市增城区法院今天(5月9日)披露了这宗峰回路转的执行案件。

是什么原因让“老赖”安某主动现身履行还款义务?原来,法院两年来一直穷尽各种措施在找他,他还上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生活、消费处处受到影响,躲藏的个中滋味也不好受,强大压力下他主动到法院还款。

车撞人被判赔40万后不给钱

故事的起因是这样的:安某驾驶车辆在行驶时车头碰撞行人陈某,造成陈某受伤,车辆损坏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广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增城大队认定,陈某和安某承担交通事故的同等责任。

陈某经鉴定:因交通事故致重型颅脑损伤,呈持续植物状态,构成道路交通事故一级伤残;护理依赖程度评定为完全护理依赖。陈某丈夫遂将安某告上法庭。法院依法审理后判决:被告安某赔偿原告陈某损失约40万元。

判决生效后安某一直未履行赔偿义务,申请执行人陈某的丈夫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肇事车主“玩失踪”不知去向

立案后,法院向安某发出执行通知书,责令安某必须在收到执行通知书后立即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及缴纳执行费。但安某却不知去向,拨打他的电话处于关机状态,无法找到他的下落。执行法官通过查询也并未发现被执行人安某有可供执行的财产。

查人找物都陷入了僵局,法院只能在将被执行人安某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及限制消费后,依法对本案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申请执行人陈某成了植物人,需要巨额的医疗费进行手术治疗,家庭的全部积蓄也已用于陈某的治疗,此外,陈某的丈夫需照顾妻子,无法外出工作,家中还有一位高龄老母亲需要赡养,生活难以维继,这场突如其来的事故让这个家陷入了艰难困境中,该如何帮助陈某讨回治疗的钱?

法官不放弃:你躲,我查!想方设法找你

安某玩失踪,案件在程序上也终结,但为了追回赔偿款救治申请执行人,执行法官从未放弃寻找安某。为此,增城法院成立专案小组,多方面采取措施寻找安某:一方面,执行人员奔赴近200公里安某户籍所在地汕尾某村委会调查其家庭财产情况,但被告知安某一家多年前已搬离,目前亦不知道其搬往何处,仅是户籍保留在该村,在该村没有房屋也没有宅基地,没有征地款。另一方面,联系来穗局等部门看是否有办法通过出租屋登记情况查找被执行人安某的下落,但未果。

同时,由于安某一直逃避执行,有拒不履行判决、裁定的嫌疑,函请公安部门协助对被执行人安某进行查控。经公安机关查控,发现安某居住证登记地址为广州市越秀区某住址。执行人员又马不停蹄前往上述地址进行调查,但发现在该址居住的是被执行人安某的姐姐及其丈夫、婆婆一家,安某的姐姐表示他并不在此居住,其也不知道他现在何处。案件再次陷入僵局。

“失踪”两年的肇事车主主动打来电话

执行线索似乎又中断了,难道案件真的没有办法进行下去了?此时,公安部门查询到了被执行人安某的联系方式,执行法官龙法官立即致电安某,刚开始电话无人接听,多次拨打后,安某终于接听了电话,执行法官多次向其释法说理,责令其到庭申报财产、接受询问等,但安某仍未现身。

没想到,隔了一段时间,被执行人安某主动给执行法官打来了电话:“法院一直在找我,被列入失信及限高后我已无法正常生活,连身份证也不敢使用,每日担惊受怕,我愿意与申请执行方协商和解,先向亲戚借款筹集40万一次性支付给陈某,解决所有因该次事故而提起的执行案件及仍然在审的后续治疗费诉讼案件。”

原来,安某没想到法院的执行人员一直没有放弃查找他,不仅找到了其姐姐家,还找到了他没有怎么对外公布的联系电话,并将他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导致其生活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在法官的释法说理和现实的强大压力下,他主动找上了执行法官,并赔偿了全部款项,法院将40万元发放给陈某,陈某的丈夫给法院送来了锦旗表示感谢,案件得以执结。

链接:成了“老赖”,处处受限

法院介绍,纳入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被执行人,将有以下消费行为限制:

1、乘坐交通工具时,不得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

2、不得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

3、不得购买不动产或者新建、扩建、高档装修房屋;

4、不得租赁高档写字楼、宾馆、公寓等场所办公;

5、不得购买非经营必须车辆;

6、不得旅游、度假;

7、子女不得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

8、不得支付高额保费购买保险理财产品;

9、不得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全部座位、其他动车组列车一等以上座位等。

作者:董柳

责任编辑: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