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bohaiw@foxmail.com

常德遇害滴滴司机妻子:怕睹物思人已搬家并卖其车

原标题:常德遇害滴滴司机妻子:怕睹物思人已搬家并卖其车

  3月23日晚,湖南常德19岁男生因悲观厌世产生轻生念头,当晚精神崩溃,乘坐滴滴网约车下车时,无故将司机陈某杀害。事后,嫌疑人杨某淇投案自首,被警方刑拘。5月9日,常德市鼎城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依法对犯罪嫌疑人杨某淇批准逮捕。

5月11日下午,死者的妻子杨丽丽(化名)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她现在已经恢复上班,但经常想起丈夫就掉眼泪,还不能接受丈夫被害的事实。为了不睹物思人,她搬出原来的出租屋,住在妹妹家,也把丈夫的车卖了,原本由丈夫接送上下幼儿园的小儿子改坐校车了,原本住校的大儿子也改住家走读了。说起丈夫,杨丽丽就泣不成声。“看着他和儿子玩的视频,好像他还在,只是不在家,我们这么幸福的家庭,他(杨某淇)凭什么去破坏?父爱如山,但我的儿子以后去哪里找父爱?公公婆婆年纪那么大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婆婆整天哭,眼睛都快哭瞎了。”

杀害滴滴司机大学生被认定作案时具有限定刑事责任能力

常德鼎城区检察院5月10日晚的通报显示,杨某淇系该市某校大一学生,自2017年始,因自觉生活过于平淡、索然无味,遂萌生自杀的念头。2018年12月,他在网上购买匕首和手套,但始终没有勇气实施。2019年3月23日晚11时许,杨某淇临时起意杀人试探胆量,计划回到江南城区再实施,便在网约车平台预约了司机陈某,在等待陈某的过程中,他突然决定待行至目的地时就将司机杀害,其后再自杀。当晚11时40分,杨某淇在到达目的地前停车间隙,用匕首突然刺向陈某,致陈某脖子、胸口等多处被刺伤,随即离开。在与朋友微信联系后,杨某淇听从朋友劝告前往当地派出所自首。最终,陈某因心脏被刺破继发心力衰竭而死亡。

经审查,犯罪嫌疑人杨某淇的行为已涉嫌故意杀人罪,虽然其被诊断为患有抑郁症,但在实施杀人行为时具有限定刑事责任能力,需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遂依法作出批准逮捕的决定。

此前,收到警方出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后,杨丽丽曾写申请书要求警方重新鉴定杨某淇是否患有抑郁症及其刑事责任能力,但因理由不充分被驳回。看到通报后,杨丽丽表示,还会申请重新鉴定,希望凶手能被法律严惩。"限定刑事责任能力"的字眼我看了感觉不舒服,有抑郁症的多数是自残或伤害亲近的人,但他没有伤害自己,也没有伤害家人朋友,却选择一个陌生人下手。哪怕他有抑郁症,他作案时砍了20多刀,在车内还有搏斗的痕迹,他选择在车上这个密闭空间作案,就没有打算给我老公留活的机会,而且他作案后还给朋友发消息,听了朋友劝告才自首的,如果他只是砍一刀走掉,那我老公还可以救回来”。

死者妻子:怕睹物思人,已搬家并卖掉丈夫的车

据杨丽丽介绍,丈夫被杨某淇砍了27刀,其中7刀在心脏上,还要很多未计数的小伤口。原本在兼职滴滴司机之余,丈夫还能照顾家里,接送小儿子上下幼儿园,但遇害后只留下未偿还的7个月车贷,还有分别18岁和4岁的两个儿子,家庭的重担落在了妻子杨丽丽的身上。

5月11日,杨丽丽告诉北青报记者,直到现在,他还是无法接受丈夫被害的事实。说起丈夫,杨丽丽就泣不成声。“看着他和儿子玩的视频,好像他还在,只是不在家。我们这么幸福的家庭,他(杨某淇)凭什么去破坏?父爱如山,但我的儿子以后去哪里找父爱?”。

杨丽丽说,丈夫是她的初恋,上初中时,两人就互相喜欢,初中毕业后,她开始打工,而丈夫继续上高中,“那时我们还没确定关系,他去我家找我,我爸妈怕他不能照顾好我,反对我们在一起,后来,我们都在广东打工,走到一起,我爸妈也被他的诚意打动,才谈婚论嫁”。从2000年结婚到现在,杨丽丽和丈夫的感情一直很好,小儿子出生后,原本在外打工的丈夫体谅她一人带孩子辛苦,于2017年回到常德帮忙照顾孩子,“对于大儿子,他比较严厉,对于小儿子,他很宠爱”。

但杨丽丽没想到,这种平凡的幸福会葬送在一个素不相识的19岁男生手中。现在,杨丽丽怕看到丈夫的车就睹物思人,偿清剩余的车贷后就把丈夫的车卖了,也不敢再住在原来的出租房里,因为那里有太多关系丈夫的回忆。杨丽丽和两个儿子目前住在妹妹家,妹妹还将其妈妈接来帮忙照顾姐姐和孩子。原本由父亲接送上下幼儿园的小儿子,现在改坐校车了,原本住校就读中专职校的大儿子现在改走读了,每天回家。杨丽丽说,大儿子平时嘴上不说,但父亲的离世对他肯定也会有影响,她希望能多陪陪他,关注他的心理状态。

陈师傅生前经常开车带着一家人回老家看望父母,但现在杨丽丽一人要照顾两个孩子,还要在工厂上班,无法经常回去看望二老。“他们年纪那么大了还要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五一假期回家发现,我婆婆天天哭,眼睛都要哭瞎了,整个人瘦了20斤,只能拜托舅舅和婆婆的妹妹多去看望二老。”

在陈师傅遇害后,嫌犯的家属通过警方给了5万元的安葬费,此后再没联系过受害方。杨丽丽说,对于杨某淇,她无法原谅,但滴滴公司的慰问和重视,让她和家人心里好受了一些。但关于赔偿方面,她想澄清,滴滴公司承诺的“3倍赔偿”是按法律程序走,最终法院判决滴滴承担相应的责任和赔偿金额,滴滴公司按三倍赔偿。“但这需要很漫长的过程,我们也不清楚滴滴公司到底应该承担多少责任,想让老公早点入土为安,让这件事早点结束,所以最后我们达成协议,放弃3倍赔偿,但滴滴公司按照我老公的收入情况、未来赡养父母和抚养孩子应该承担的责任给予适当的补偿。”

死者4岁的小儿子不乖被妈妈打会喊“爸爸救我”

对于陈师傅遇害,杨丽丽的妹妹田丹(化名)至今也无法理解,为什么好好的人会遭此不测,但事已至此,她只能尽力帮助姐姐走出这件事带来的阴影。在田丹的印象中,姐夫人很好,厨艺也好,不会跟别人闹矛盾。“姐夫追我姐的时候,我爸妈不同意,我姐就我这么一个妹妹,他也会讨好我,让我帮忙。后来,成为姐夫后,家里的亲戚都很喜欢他,他很会做菜,回我们家这边都是他做菜。每到周日,我们两家人经常一起带孩子出去玩,有时候我们没空接孩子,都是姐夫帮忙接,我家孩子说想吃他做的菜,他二话不说就接过去。他和我老公就像亲兄弟,我们的感情就像亲兄妹,我们四人一起打麻将,输了还会互相耍赖。”

田丹说,案发后,她好几天没睡着觉,问了自己千万遍,为什么这个事发生在自己家人身上,“我们都说普通人,没做什么坏事,平时看到新闻上有这种事发生,但没想到会离自己这么近,就在自己家人身上,我现在晚上也不太敢出门,总怕不安全,一出门都会前后左右看看,怕有坏人或变态”。

田丹习惯把手机关机睡觉,3月23日晚也不例外。“当晚我姐给我打了20多个电话,我是第二天开机才看到的,现在我睡觉也不敢关机,怕家人出现什么意外联系不上我,总怕出事,我都感觉自己可能抑郁了”。田丹说,虽然姐夫遇害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但姐姐一说起姐夫就哭,“有时候我叫她,她有点呆呆的,打击太大了,怕她一个人想太多,所以让她住我家”。

说起姐夫离去给家人带来的影响,小外甥在清明节祭祖的一段话让田丹印象深刻。“当时我们祭拜时许愿了,我问小外甥许了什么愿,他说"我长大要做奥特曼,要把坏人杀死",听到这句话我很惊讶,也很担心。马上跟他说"如果你杀人了,就变成跟杀爸爸的人一样,是坏人",并说让他好好读书,好好听话,他就说"嗯,杀害爸爸的人是坏蛋"。”

“不知道是谁教他的,可能是听别人说爸爸被杀的事,才有这样(杀坏人)的想法。所以我也会跟姐姐说,要注意大外甥的教育,要经常跟老师沟通,关注他的心理,孩子的教育很重要。”田丹说,外甥还小,之前还觉得他爸爸会回来,现在因为不乖被他妈妈打也会哭着喊“爸爸救我”。“我觉得杀人犯我没办法原谅,但他可能也不坏,只是平时父母跟他沟通少,或者跟教育有关,案发当晚他是临时起意杀人,如果他家人给他打个电话催他回家,或许就不会发生悲剧。”

责任编辑: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