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bohaiw@foxmail.com

瑞幸咖啡正接连出招,这回它能东山再起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小食代”(ID:foodinc),作者 小食代,36氪经授权发布。

在瑞幸CEO和COO被双双停职后,这家仍深陷“虚假交易”危机的咖啡连锁正在出招,一切都指向四个字——东山再起。文末,我们将邀请你对此进行一个投票。

高层人事“地震”发生在昨晚深夜,并火速传遍了整个网络。瑞幸宣布调整董事会和高级管理层,CEO钱治亚和COO刘剑同时停职,并被要求从董事会中辞任,变动已在5月11日生效。与此同时,瑞幸董事会已任命公司董事兼高级副总裁郭谨一代理首席执行官,并宣布任命曹文宝和吴刚为董事会董事。

更多的证据

瑞幸咖啡纳斯达克上市,CEO钱治亚宣布六点“瑞幸咖啡宣言”

事实上,在被曝出已裁员和计划关店之前,瑞幸“掌门人”钱治亚也暂时“下课”了。

据瑞幸昨天的文件显示,自曝财务造假风波引发的人事“地震”,最新波及了首席运营官兼董事刘剑的直接“老板”钱治亚。该公司表示,在其正在进行的内部调查中,董事会特别委员会已提交董事会有关证据,进一步证明了2020年4月2日发布的新闻稿中所述的虚假交易。

在考虑了这些信息后,董事会已终止钱治亚和刘剑的首席执行官及首席运营官一职。董事会还要求两人从董事会中辞任,并接到了他们的相关申请。自内部调查开始以来,除上述两人外,该公司已要求其他6名参与或已了解有关虚假交易的员工暂停工作或离职。

小食代留意到,华尔街日报今天引用一位知情人士消息称,其实钱治亚在正式离职前的几周时间里就已经不再管理瑞幸事务了。

还值得留意的是,瑞幸董事长陆正耀也“低调”卸任了公司委员会的一个职务。瑞幸昨晚公告显示,董事会变更后,董事会提名与公司治理委员会目前由庄伟元、黎辉和郭谨一组成,庄伟元担任主席。而今天的公开报道称,今年1月瑞幸“提名及公司治理委员会”的主席还是陆正耀。

对于上述变动,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今天向小食代分析称,瑞幸此番动作是为了方便继续推进调查。“在接受监管机构的进一步调查时,董事会将作为内部对接人以及代表股东的立场。加上三个高管有参与违规行为的嫌疑,因此需要离开现职”。

而在谈及瑞幸的调查还会持续多久时,他则认为,这取决于造假规模和复杂程度等因素。

小食代留意到,对于此次的重大人事变动,瑞幸总裁办昨日深夜也发布了内部信做出说明。据公开报道引用的内部信截图(如下)显示,瑞幸称新的高管任命是为了“使公司运转更加平稳有序”。该公司表示,造假事件的调查仍在进行中,将继续全力配合相关调查。

随着调查继续深入和新管理层到位,瑞幸或许还会再有一轮人员调整。上述内部信写道:“新一届管理层也将在董事会领导下,尽快重组公司组织架构、重塑公司价值文化,强化内控确保合法合规,尽一切努力保持经营稳定。”

此外,瑞幸总裁办又向全体员工“表示深深的歉意”,并称相信“公司一定能够度过危机、重回正常轨道”。

正专注扭亏为盈?

眼下,距离瑞幸自曝财务造假已过去一个多月,而系列人事变动在一定程度上显示,瑞幸咖啡也在为日后的东山再起做铺垫。

小食代留意到,最新进入瑞幸董事会的曹文宝和吴刚在餐饮连锁和航空业工作多年,他们均是在该公司上市前便已加入瑞幸。其中,曹文宝是来自餐饮连锁巨头麦当劳的“老兵”,吴刚则是擅长搭建新体系的职业经理人。

资料显示,曹文宝自2018年6月起担任瑞幸高级副总裁,负责门店运营和客户服务。在加入该公司之前,他在麦当劳中国拥有超过23年的经验,并曾任麦当劳中国区副总裁兼北区经理。

公开资料显示,在任职麦当劳期间,曹文宝推崇“以结果为导向”的管理方法。“我会和员工设定共同的目标,希望他们能自己领导自己,因为在麦当劳大家讲求的都是要快乐工作。” 他说道,自己会充分相信下属,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把最合适的人在最合适的岗位上。

左为瑞幸高级副总裁曹文宝

不同于拥有餐饮业背景的曹文宝,瑞幸的另一位新董事吴刚则是来自航空业的“空降兵”。

资料显示,吴刚自2019年3月起担任该公司副总裁,负责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并自2020年4月以来一直负责供应链管理。在加入瑞幸之前,他在航空业拥有超过26年的工作经验,在中国联合航空、中国东方航空和国航担任过高级管理职务。

此前,瑞幸曾形容吴刚“拥有丰富的业务创新、商务市场体系搭建与拓展和信息化建设经验”。而小食代翻查到的公开资料显示,在吴刚担任东航维修管理部总经理时,他首创了“旺季飞机定检不停场”等多种新措施,并通过推行“主管工程师负责制”等建立起了标准化、程序化的工作模式。

虽然吴刚没有咖啡连锁的从业经验,但瑞幸或许正是看中了他在民航业积累的资源。公开资料显示,作为瑞幸副总裁的吴刚负责瑞幸咖啡API开放平台合作以及与民用航空等行业的深度跨界合作。

由吴刚负责的API平台类似于面向B端开放的瑞幸会员体系。例如,在瑞幸API引入国航合作后,消费者可以利用航空里程兑换咖啡。

在人事骤变的背后,瑞幸也在运营上“憋大招”。华尔街日报今日评论道。它又引述不具名的知情人士消息称,瑞幸最近几周已经解雇了一些员工,并计划关闭至少5%的门店,以专注于今年扭亏为盈。

对于华尔街日报引用的消息,小食代今日向瑞幸方面进行了求证,但截至发稿时仍未得到回复。在此之前,这家声言要做“中国最大的咖啡连锁品牌”的公司曾称将在2021年底建成10000家门店。今年1月,瑞幸宣布已开出4507家直营门店。

代CEO仍来自“神州系”

至于暂时接棒CEO的郭谨一,他则是来自“神州系”公司。资料显示,他是北京交通大学交通运输规划与管理专业博士,曾就职于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任瑞幸咖啡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

小食代翻查公开资料发现,郭谨一早在交通运输部工作时就结识了瑞幸董事长陆正耀,因为“神州租车是管理处的服务对象”。后来,郭谨一在2016年进入神州租车担任陆正耀助理。

在2018年,瑞幸曾和星巴克就物业方签署的协议是否有排他条款的问题进行“较量”,当时郭谨一曾经发朋友圈指出:“瑞幸咖啡无意炒作,证据确凿,多说无益,明天法庭见!”

郭谨一同年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表示,经常有外界朋友们问这么快开店速度的情况下瑞幸怎么保证门店的正常运营?

“我们从一开始就依靠一个强大的后台系统,通过大数据的手段,通过人工智能的手段不断构建一套智能化的运营系统,我们构建了四套智能系统,最前面一套还有一个智能选店系统,和运营相关的其实有四套系统。”他当时说。

小食代留意到,许多外媒也对瑞幸替换高层一事发表了看法。

华尔街日报表示,在瑞幸深入进行财务造假的内部调查期间,钱治亚被暂免CEO一职暗示她在虚增收入的计划中“发挥了作用”。

彭博社今日评论称,瑞幸目前正在面临美国以及中国的监管机构审查,而其暂免高管职务的行为或暗指,涉嫌财务造假的行为影响正在加剧。

金融时报则称,瑞幸财务造假让人们对这家公司心生怀疑,同时也动摇了更多投资者对在美上市的中企信心。

当然了,“东山再起”的重要抓手,除了继续发展业务以修复信心,还需要过监管这一关。瑞幸昨晚表示,在4月2日发布新闻稿之后,公司一直与美国和中国的监管机构进行合作并作出回应。“公司将继续与内部调查部门合作,并在董事会和现任高级管理层的领导下专注于发展业务。”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