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bohaiw@foxmail.com

武汉音乐人冯翔:我们努力减少灾难的损失,在创伤后恢复正常生活

每经记者:丁舟洋 岳琦 每经编辑:陈俊杰

“我想去空旷的地方唱歌,或者找个没人的地方一个人大哭一场。”时隔两个月,武汉音乐人冯翔再次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起“疫区所感”。

两个月前,前精神科医生、民谣歌手冯翔的《汉阳门下》,让笼罩在疫情阴霾下的武汉人想起那个风平浪静的武汉,无比渴望回到那样的生活。

如今情况好转,新增病例数日清零、外援的医疗队逐步撤离、4月8日离汉离鄂交通也将有序恢复……人们向往的正常生活并不遥远了。而在冯翔看来,“灾后重建”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无论是心理康复还是经济复苏,一切才刚刚开始。

“我们看到了很多人很英勇,也让我们感动。但总得来说这是一场灾难,对所有人而言都是一场灾难。既然是灾难我们就要以面对灾难的方式来面对。”冯翔说,“我们不是‘赢了’,我们只是努力减少损失,努力在创伤后恢复正常生活。”

解封在即:我想去空旷的地方唱歌,或者一个人大哭一场

武汉封城70多天,冯翔的一双儿女竟一次也没提出想出去玩。他们只是静静的趴在窗台前,看楼下经过的小猫小狗,一看就看好久。

“我每次出门取菜,全身上下都严严实实的包裹住防护,儿子可能被我的装扮吓着了。”冯翔说,“女儿表现出来不高兴,闷闷不乐。以前总是聊长大后想做什么呀?现在好了,她说什么都不想做。”

冯翔自己也觉得憋得太久,“毕竟两个多月待在家里,听到各种各样的消息,有些特别感动,有些很悲惨,有些很愤怒,有些很励志……各种各样的情绪堆积在心里,但无从排解。”

一个未被感染新冠肺炎的家庭尚且出现这些需要心理疏导的现象,那些直面生死和被新冠肺炎夺去生命的家庭,更是艰难。

疫情就像一面放大镜,所有好的、坏的,人性的丑恶与美好都被放大。《汉阳门下》的流传度很高,被湖南卫视元宵晚会选用,韩红也在个人的网络平台上翻唱这首歌。

而随着曲子越来越火,创作者冯翔反而并不欣慰。“这说明大家都在受苦,在苦难中想起一点一点温情的东西。”“饶是如此,还有人讽刺我,‘你这段时间高兴了吧’。”

坏的方面看到了,好的方面也有,比如热心的志愿者们,在大家需要帮助的时候,一呼而上。

冯翔小区买菜群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了,但大家纷纷要求不要解散这个群,几百个人刷屏给志愿者们道谢,满屏都是感激。“经历这个特殊时期,大家的关系更紧密了一些,原来根本不知道谁住几栋几号,现在认识了好多邻居。”

而当听到“解封”消息时,冯翔并没有想象中雀跃。“我以为那一刻会心情激动,结果完全没感觉,有点不相信。”

“等完全可以正常出门的时候,我想找个空旷的地方唱歌,或者去哪里自己一个人大哭一场。”这是冯翔想要的释放。

艰难时光:没有工作,就意味着没有收入

冯翔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疫情对经济的重创是显而易见的,武汉至少两个多月的经济停摆。有专家估计,一季度全国GDP增长大概在2%~3%,相比以前的增速大约减半;武汉方面,可能出现负增长。

对于很多武汉人而言,两个多月的停工后,很多人将直面家庭如何维系运转的问题。

当被问起封城期间感到艰难的是什么,冯翔停顿了一会答道:“没办法工作了,没有工作就意味着没有收入。”

2014年结束十年北漂后,冯翔回到武汉老家,一边做音乐一边兼职为武汉精神卫生中心做治疗师。此前刚开了一家有三名员工的公司,没想到刚成立不久就遇到了疫情。

“像我这样属于小微型企业的情况,员工也不多,但是每个人都得上班,然后得靠公司赚钱,大家才能有钱。”冯翔称,以前会去跑一些演出,但疫情下的演艺行业尚在休眠中。最近有人邀请冯翔出武汉演出,但不知道什么时候武汉人才能完全正常的出城,他也不敢答应邀请方。

“即使所有的员工都不要了,但也没有解决问题,他离开这家公司还是找不到工作,尤其是现在做演出行业,必须在群体聚集的情况下来做,恢复起来是最难,基本上这一年就会废掉。”

对这类小微企业,冯翔也还没想清楚能有什么出路,如果是政策扶持的话,希望能有一个贷款,帮这类企业度过一段时间。“希望现金流维持一段,让我能正常的发放工资,能够活下去。”

企业主也好,普通员工也好,疫情后能维持迫在眉睫的生存,这可能是武汉解封后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不能忘记:那些逝去亲人的家庭,难关才刚刚开始

封城终有一天会解除,人们也终会恢复正常生活,但这段记忆不该随着时间的逝去而被抹去。

在冯翔看来,不该忘记的是封城里的人,医护人员、被感染的患者和那些逝去亲人的家庭。

“我们很少提那些被感染的人,新闻里能看到的也都是一些典型的案例,比如康复了的老人在院子里拉小提琴。但这些被报道出来的是少数人,还有很多人是默默在家里生病,默默在家里扛过去或者在医院扛过去。我们没有得过病的人根本无法想象他们的经历,他们如果放弃也就放弃了,他们其实非常勇敢。”

“再有就是那些逝去亲人的家庭,几千个逝者对应着几千个家庭,每个家庭都会渡过一个特别难的难关,而且这个难关是现在才开始。他们需要身边的人,包括周围的舆论,给他们更多的支持、安慰、理解。尤为重要的是理解,你要知道他们受了多少苦。”冯翔表示,“当灾难过去时人们才会逐渐把这个灾难看清楚,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

疫情后的心理重建将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目前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已经开始开展讲座、心理援助、各项测评、危机评估等,冯翔作为治疗师参与其中,他直言这将不是一个短期的事儿。

“虽然很多人很英勇,但是对所有人来说,这仍是一个巨大的灾难。”冯翔说,“我觉得我们不叫‘赢了’病毒,如果是赢了那应该直接把病毒干掉,或者是特别特别少的死亡。我们只是在努力减少灾难带来的损失,努力在创伤过后能够恢复到正常的生活,就是这是我们需要去做的。”

每日经济新闻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