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bohaiw@foxmail.com

峰尚资本高丰:做一个甘于寂寞的少数派

文 刘旌

编辑 洪鹄

在北京千里之外的一座中部小城,峰尚资本创始人高丰不久前完成了一场超级铁人三项赛,在这次长达226公里的耐力挑战中,他以11小时38分14秒的成绩在1200多名参赛者中名列年龄组第九。放眼中国的投资行业,像他这样狂热的铁三爱好者大概是绝无仅有的。

理论上,峰尚资本更接近于一家VC。这在它过去4年的聚焦轮次上已充分显现——在包括乐元素、罗辑思维、第四范式、自如、元気森林、乐乐茶、百秋电商等明星案例在内的二十多个已投项目中,超过80%是在B轮前投入。但峰尚又是一家完全不典型甚至离经叛道的VC。

早期投资人们通常强调杀手直觉、出手果决,但峰尚自成立之初就从来不是“快”的信徒。他们2016年底投资的第四范式就是极佳例证。从接触创业团队一直到投入,中间密切跟踪了超过半年,这家如今AI领域当之无愧的独角兽企业至今给峰尚带来了近6倍的退出回报。最近出手的乐乐茶也是一例。虽然茶饮领域早已被视为众多基金的必争之地,但自认并不足够了解的高丰要求投资团队“做更深层的、更长线的跟踪”。直到他们完成对公司上下游、创始团队、行业天花板等调研并决定投入时,即便对方已经完成了一轮规模不小的融资,高丰仍不会为此感到遗憾。原因无他:“一件事儿没想明白,我们不会去干。”

当“投资即投人”越来越成为VC们的工作哲学时,峰尚并不相信“人即一切”。“理想情况肯定是人与事的匹配最好,但如果要问谁更关键,我想应该还是事本身。”高丰认为,每一位创始人都千差万别,其实很难以某个单线维度来归因,至多是存在着精神层面上的相似:“都是一群对产品死磕、对自己特别狠的人。”他提到罗辑思维的例子:在过去的近3年里,罗振宇团队坚持“每天听本书”,至今推荐过的书籍已超过2000本。

峰尚还旗帜鲜明地反对“盲目的增长崇拜”。“Growth hacking(黑客增长)这个词在中国被扭曲了,变成了所有人都在疯狂追求规模与速度。”这位入行超过15年的投资人告诉36氪,他从未为一家公司“长得不够快”而感到忧虑,相反,企业的过快扩张更容易令他警惕,“野蛮生长经常会掩盖很多问题,并且是很难后续来弥补的。”海底捞是高丰喜欢举的正面例子。当所有人都认为海底捞红遍大江南北时,它上市时的全国门店总数不过400多家,在北京不到50家。他认为海底捞的成功要义之一正是:“即便是到今天,它每个店的饱满度都保持着相对高的水平,没有因为扩张而牺牲翻台率。”这同样表现在峰尚投资的元気森林身上:“从我们在货架上注意到这款产品,就开始从产品本身到渠道反复的去印证,直到看到公司对研发的投入和重视,产品迭代能力和对渠道的把控力,我们清楚未来增长是可预期的,元気森林的所谓一夜走红绝不是偶然。”这种理念也造就了峰尚审视公司时的一个关键标准:是以“5到7年的发展”为考量,而非是一城一池上的短期得失。

就连峰尚的选址也有些特别。远离大多数VC会选择的国贸、华贸或望京,峰尚的办公室位于丽都花园里的一处小楼。由于这里的过分僻静,峰尚的投资人们人手一份路线图,可以随时发给迷路的访客。

这些迥异于VC主流思潮的做法,对高丰来说似乎更是一种必然。2002年,剑桥大学毕业后的高丰进入摩根士丹利,4年后跟随刘海峰加入KKR,共同为这家颇具盛名的私募基金开辟中国市场。其间,高丰主导或参与的项目包括百丽、蒙牛、永乐等。13年PE生涯中受到的严苛训练,奠定了高丰敏感于数据、讲究规律,以及更倾向于风险厌恶的投资人底色。

尽管人们如今普遍认为VC和PE早已泾渭不分,但这两类背景投资人的认知习惯和行为方法之间仍横亘着巨大的鸿沟。某种程度上,峰尚的“不那么VC”恰恰是因为高丰在试图寻找VC和PE之外的第三条路——并不企图依靠概率游戏取胜,而将自己定位为“产业股权投资人”:在相对垂直的领域,与创始人共同把公司核心业务做扎实。

什么样的公司才是峰尚的偏好?从大方向上来说,品牌和技术是峰尚的两个侧重。对于前者,高丰认为一定是在衣、食、住、行、娱需求层面,拥有强大品牌力和品牌价值的品牌。而对于技术项目,峰尚更看重它的“赋能性”,“是能实实在在解决行业内客户群体的现实问题,提供更好更高效的服务和价值的公司。”

谈及消费投资,高丰还分享了一个他的关键观察点:“有没有崭新且突出的消费主张和定位”。“比如想到元気森林,就会立刻想到’燃茶’’气泡水’——是好喝的、健康的饮料;再比如一提到罗辑思维,就会立刻想到罗振宇罗胖那种大开脑洞的知识科普和观点。”高丰认为,只有塑造了强烈的品牌认知,才是保持一家消费公司持续生命力的根本动力,也就是所谓的“成瘾性”。

一定程度上,之所以选择投资消费也与高丰对“稳健性”的追求一脉相承,“尤其是投资品牌产品,它相较于TMT领域更有确定性、抗周期能力更强,但又比纯高科技、医疗的成长速度更快。”高丰希望,峰尚是被投公司发展中的“排雷者”。比如,当峰尚的投资人们对一家创业公司感到兴趣时,他们通常会带着一份数十页的“公司诊断书”去登门拜访。

稳健风格当然会有其所失。高丰主动说起了他与拼多多失之交臂的故事(当然错过拼多多的中国投资人估计不下100个)。客观上来说,拼多多这样的渠道型公司并不是峰尚关注的主要领域,但更重要的是高丰清晰的自我认知:对于海量资本堆积、长期亏损,但同时又极具爆发性可能的公司,确实不是他的所长。

投你看得懂的机会,赚你该赚的钱。”这句古老的、但又总容易在群情激昂时被遗忘的箴言,或许就能精确概括出投资人高丰一切决策的出发点。这样的坚持也为峰尚带来了美妙的结果:其第一期人民币基金在过去三年的年均IRR达64%,DPI(投入资本分红率)已达到1。

38岁的高丰是耐力型运动的痴迷者。除了铁人三项,他还喜爱着马拉松——这两项运动占据了他大多数的闲暇时间。高丰信奉的一句座右铭是:pain is inevitable ,suffering is optional(痛楚无可避免,而煎熬绝非必然)——一句被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广布于众的箴言。巧合的是,在写作之外,村上也迷恋着马拉松与铁三。在已经70岁的村上看来,一个作家和马拉松跑者一样,都需要足够的耐力。

投资同样是一场需要足够耐力的持久赛。还有一个月,峰尚就要迈入它成立的第五年,高丰希望一二十年后,创业者们回忆起与他的交往时,评价不会是“一个一天到晚催我这样那样的投资人”,而是一个“懂业务、能帮忙,且理性的老朋友”。高丰说:“这也是为了求得内心的平静吧。”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